胡孟祥的“彩梦中华”创意文化工程

2014-01-02 14:39:02   来源:    点击:

在神州大地上,行走着一个人,他身背画制的中国地理图卷,脚步匆匆。这位彩梦人,名叫胡孟祥。百年一梦圆23年前,即1990年4月,《香港特别

在神州大地上,行走着一个人,他身背画制的中国地理图卷,脚步匆匆。这位“彩梦人”,名叫胡孟祥。

百年一梦圆

23年前,即1990年4月,《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颁布,标志着香港、澳门即将回归祖国怀抱。此时,与全国人民一样,胡孟祥的心被深深打动着。“该做些什么呢?”一个“情系港澳神州万里行”的活动创意浮现出来。

一走就是四年。胡孟祥的足迹遍布华北、华东、华南等地区,拜访了上百位文化界大师名人,征集了一大批艺术作品。

1994年,胡孟祥绘出《情系港澳神州万里行》《港澳归来》《海峡情神州世纪行》三张地理图,欲请大师们签名题字加盖邮戳。

让谁来题写总款呢?他首先想到了古元,盖因古元不但是艺术大师,且为人忠厚,深得书画界朋友敬重。主意一定,胡孟祥身背图桶,马不停蹄从山东赶往京城。见到古元说明来意,这位一向助人为乐的老先生,立刻将宣纸绘制的中国地理图铺在大厅,在上面题写了“情系港澳神州万里行”九个大字,并加盖了大红印章。先生的这一神来之笔,为以后邀请文化界名人签名题字,开了先河。

从古元家下得楼来,刚好路过华君武家。胡孟祥想去碰碰运气,转念一想,自己与华先生素昧平生,岂敢冒昧。俗话说:头三脚难踢,开始还是找熟人签名为好。不过,像华先生这样的名家,不宜拖得太久,否则也是不敬。

第二次碰壁

一晃两个年头过去。1995年夏,胡孟祥再看这张中国大地图,上面密密麻麻盖满了邮戳:北京、天津、南京、上海、苏州、杭州、潍坊、福建、南昌、黄山、广州、武汉、西安等等,几乎遍布大半个中国。签名的有:曹禺、艾青、臧克家、季羡林、张岱年、陈荒煤、荣高棠、姚雪垠、魏传统、张光年、吕骥、贺敬之、任继愈等,上下左右,足有上百人。到了该拜访华君武先生的时候了。

7月初,胡孟祥邀请画家苗地为电影导演谢晋、谢添、谢铁骊三位先生画像。言语中才知道苗地与华君武交往甚密,就烦劳引荐。苗地于是向华先生书函一封:

华老,您好!

为庆祝港澳回归祖国,山东将在世界国际风筝会期间,举办“情系港澳艺术珍品博览会”,我特为华老作肖像一幅(肖像曾在《经济日报》上发表),现有该会胡孟祥先生来府上,请您老签名题字。

谢谢!

学生:苗地1995年7月1日

胡孟祥喜出望外,拿着举荐信再次来到华君武家,按响门铃后开门的是一位老者,探出半个身子问道:“你找谁?”正是华君武。

“华先生,我找您老。”胡孟祥说着,将苗地的举荐信递上。

华君武接过信函,不及细看就说:“上门要提前电话联系。”说罢,把手一抬,“咣当”一声关上了房门。

“电话联系?”天哪,真是五雷轰顶!拜访名人,胡孟祥最怕“电话联系”四个字。第一,这些名人大多年事已高,身体欠佳,电话打过去家人一个回绝,岂能再登家门?第二,电话很难把本意向对方交待清楚,再者自己不是大腕明星,也不是高官,谁能认识呢?第三,每到一地都来去匆匆,不可能电话联系一等再等,一拖再拖。开门见山才是山东人的秉性。

吃了闭门羹的胡孟祥并不气馁,继续寻找时机。

林默涵相助

转眼间又是一年。1996年春夏之交,胡孟祥在京城拜访原中宣部副部长林默涵。林老问:“我们这个大院住着三个大画家,你都找了吗?”即古元、蔡若虹、华君武。

“林老,古元、蔡若虹两位先生都找了,就缺华君武先生了。”“那为何不去找他?”“华老找过一次,先生说要电话提前联系……”

林默涵听完说:“这好办,我给你写个信,一定能成。”

胡孟祥连连道:“那就太感谢您了!”说着一边拿笔递与林默涵,林老在信笺上提笔写道:

君武同志:

孟祥同志为港澳回归,进行神州万里行,请您在地图上签个名,文化界许多同志都签了,请给予支持。

林默涵一九九六年五月十一日

当下,胡孟祥给华君武先生打去电话,回话说:“明天下午两点到,只签名不叙谈,签完后就走。”

胡孟祥回答:“好,就按先生说的办。”

次日,按照华先生约定,胡孟祥于下午1时45分,提前到达华府门外。等到手表指向2时整,准时按响了门铃。开门的正是华君武先生。

胡孟祥进门再看华老,高高的个头,方脸浓眉,一头白发,上身咖啡色衬衫,下穿蓝色长裤,脚蹬布鞋,已是八十开外的人,却依然矍铄而潇洒。进了客厅,胡孟祥急忙将林默涵的信呈上。华老阅罢,示意将地图打开,随后一幅中国地理图卷平铺在大厅内。偌大的地图上签名连着签名,邮戳连着邮戳,空隙实在不多。这让华君武十分为难,只见他脱去双鞋,穿着一双线袜,小心翼翼踏上了图卷,然后,用双手支撑着身体,趴在地图上,仔细寻找能够签名的空隙。就这样观察了3分钟,也没找到合适的地方。看到华老很费力,怕累坏了他,胡孟祥就指着海南的一个地方说:“您老就签在这里吧。”华老欠了欠身子,摇头说:“我要找我的朋友!”大约又过了2分钟,华先生终于在东三省的方位,选择了臧克家、胡洁青两位老人签名空隙处,提笔签上了“华君武”的大名。

真个“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政协会的奇遇

相比之下,签名也有容易的时候。

1996年3月12日,全国政协八届四次会议在京召开,文教委员们住在西郊宾馆,胡孟祥刚到会场就碰见了政协委员马季。马季问:“你怎么到这里来了?”胡孟祥说:“是有事找人。”马季说:“哦,来,咱俩合个影,咱们可是老朋友了。”之后就在地图上签了名。

中午,政协文艺组讨论会结束,又遇见李希凡。一见面,李希凡说:“你来了。”胡孟祥说明来意,然后到宾馆南楼5304房间铺开地图,李希凡看着地图说:“你这个地图可真下功夫了!”

那一天真是“出师大捷”,短短几个小时,胡孟祥请十多位文艺界名人签名、题字,并拍照留念。与3年才等到华君武相比,节奏之快收获之丰,事后连胡孟祥自己都不敢置信。

功夫不负有心人。胡孟祥在长达7年的时间里,往返京城三十余次,十下江浙,六赴广东,走遍全国。三张中国大地图,盖满邮戳,贴满邮票,数百位文化界名人题字签名。

与此同时,胡孟祥还完成了两张地理艺术图卷,《紫荆花开》和《映日荷花》。《紫荆花开》由郭怡宗画紫荆花,孙克纲画群峰,沙更世题书梁上泉诗《啊!紫荆花》,罗工柳题书楹联:“中华千古同轩辕,炎黄一家共婵娟。”而《映日荷花》则有张立辰画荷花,沙更世、林锴在荷花左右题书荷花诗句。

1996年8月,胡孟祥已一贫如洗。为了最后一搏,靠着老战友的5000元,他走完了大西南、华南、中南地区23个城市。有时一天只吃一顿方便面。从攀枝花到大理,乘坐过拉鸡笼的货车;从拉萨返成都,搭乘过空军运输机。然而,他却苦中求乐。

1996年11月,《齐鲁晚报》刊载长篇通讯《踏遍神州圆一梦》,介绍胡孟祥。次年“情系港澳神州万里行艺术珍品展”在济南、北京展出;电视专题片《夙愿》在山东卫视与中央电视台播出,并获当年“星光奖”一等奖。

2000年4月,胡孟祥的《港澳归来》地理艺术图卷,被中国革命博物馆收入典藏,廖汉生、雷洁琼、任继愈等参加了捐赠式。

23年来,胡孟祥征集了数百件艺术珍品,其中不乏大师名家的孤品与杰作。其中近百件艺术珍品,已捐赠中国革命博物馆(国家博物馆)、中国现代文学馆与山东大学图书馆。

说到这里,人们不禁要问:“胡孟祥何许人也?”作为中国作家协会、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中国曲艺家等协会的会员,他著述颇丰。1989年出版《韩起祥评传》一书,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习仲勋,为该书亲笔题词,并出席在京新闻首发式。

然而,胡孟祥的名片上只有“彩梦人”三字。2000年前后,他的家乡连年旱灾,乡亲们饮水困难。母亲临终遗嘱:“孩子,只要条件允许,就为村里打一眼井。”为此胡孟祥自筹资金12万元,为村里打了一眼深井。2002年春,当深井落成,乡亲们捧起清澈的泉水时,他眼含热泪来到母亲坟前,长跪不起。

 

相关热词搜索:胡孟祥 中华 创意

分享到:
收藏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河南省文化创意产业专业网站 河南省创意产业协会主管监制

创意中原网 版权所有 豫ICP备11017044号

郑公备:41010529000354 技术支持:贝斯特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