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鸭”与“大黄鸭”引版权归属热议

2013-09-06 16:08:13   来源:中国商报    点击:

创意中原网讯 自大黄鸭在香港受宠,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后,山寨大黄鸭随即出现在我国多地大中城市,此现象使大黄鸭之父感到震惊进而又不得...

创意中原网讯         自“大黄鸭”在香港受宠,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后,山寨“大黄鸭”随即出现在我国多地大中城市,此现象使“大黄鸭”之父感到震惊进而又不得不无奈地折服。

9月6日至9月23日,荷兰艺术家霍夫曼的“大黄鸭”将到北京首游园博园,9月26日至10月26日移至颐和园,并陆续在中国各地巡展。此消息继续引发社会的关注,在各种山寨版大黄鸭出现后,其版权问题很快成为业内人士讨论的焦点,其中有艺术家对霍夫曼的“大黄鸭”衍生品版权进行了质疑。

据了解,“大黄鸭”是在游历世界多国后声名大振的,特别是其于今年5月现身香港并引起轰动,进而使得国内各地“山寨大黄鸭”蜂拥“孵出”。但对所谓“山寨大黄鸭”,有业内人士则称,“大黄鸭”是从2007年开始世界巡游的,而在这几十年前,作为洗浴用品的“小黄鸭”就已诞生,从外形上看“大黄鸭”不过是“小黄鸭”的巨型版而已。

“大黄鸭”给香港市民带来乐趣

据了解,“大黄鸭”2007年“生于”荷兰,其“父”是大名鼎鼎的荷兰艺术家霍夫曼。从外形看,霍夫曼版的“大黄鸭”体重约为600公斤,身长16.5×20×32米,其背部可以打开,供工作人员进出进行“体检”。“大黄鸭”体内有个巨大的风扇,无论天气好坏,只要进行充气,就能自如地漂在水上游来游去。霍夫曼认为,大的雕塑能让公众空间看起来有些不一样,从而改变人们对环境的重新观察和思考。因此,“大黄鸭”自“出生”之年起,为了验证自己的价值便承担起了游历世界的使命。

今年5月2日“大黄鸭”游历到香港,当这只巨型的大黄鸭“畅游”在香港维多利亚港湾时,引发了全城轰动,市民纷至沓来,明星们也集体出动纷纷为其“代言”。导演彭浩翔带着《飞虎出征》剧组的一行人马,穿着演出装备杀到现场支持,杜汶泽、余文乐等众多男明星,看到巨型“橡皮鸭”立即摆造型拍照,并在微博和网络上与大家分享,余文乐表示:“你知不知道为了这只橡皮鸭,我们不止穿上飞虎战衣来迎接它,还带了配枪。”女明星官恩娜和十多只小鸭子一起合照,何韵诗为了支持该活动,竟在去机场的途中拖着箱子到了现场。演员万绮雯则表示:“小时候家里没浴缸,所以没机会跟橡皮鸭一起洗澡。不过我真是觉得它很可爱,见到大黄鸭让人好开心。”天王刘德华也专程赶到现场,与创始人荷兰艺术大师霍夫曼合影留念。当地媒体惊叹,一只用普通橡胶做成的“大黄鸭”,仅仅是因外形巨大,竟然能让香港民众和明星们如此疯狂追捧。从大家网上分享的照片中可以看到,为了观看“大黄鸭”,整个维多利亚码头密密麻麻挤满了人。据悉,此次活动从5月2日起一直持续到6月9日。

“大黄鸭”对于大家究竟有着什么样的意义?对此,香港资深娱记韩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小时候,黄鸭子就一直在我们的生活中,陪着我们一起洗澡。我小时候自己有一只,现在我的儿子也有一只,应该每个人都有一只。这次的大黄鸭好像带着大家一起回到了童年,大家可通过大黄鸭找到童年和想要追忆的童趣,这可能就是被众人追捧的原因。”韩先生还提道:“星期六、星期天去看的人太多了,两个男子为了照相抢位子还打了架。另外,对很多在娱乐圈还不怎么出名的模特来说,大黄鸭成了他们用来增加曝光的利器,一些嫩模披着浴巾在现场露点拍照博新闻。”

业内人士称,此次“大黄鸭”香港之行得到了30多万民众的观看和热捧。据悉,此行只是其巡游计划中的一站。目前,“大黄鸭”创始人霍夫曼带着它已经走过了澳大利亚、美国、新西兰、德国等多个国家和地区,并且在每处都引起了巨大轰动。

中国多地现身山寨版“大黄鸭”

        自“大黄鸭”在香港受宠,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后,山寨“大黄鸭”随即出现在我国多地大中城市,此现象使“大黄鸭”之父感到震惊进而又不得不无奈地折服。记者查阅资料得知,霍夫曼设计过6款大黄鸭,净高最高的达26米,最矮的仅5米,抵港前已游历了世界10个国家的14座城市。

5月28日,广东佛山高明九寨水城“游”来了一只3米高的大黄鸭,吸引了众多游客围观。

5月31日,重庆奥体中心的奥体体育公园放置了一只高6米、宽5米的大黄鸭,供小朋友们免费参观。

6月1日,一只按照香港“大黄鸭”尺寸和材料仿制的高6米的迷你版大黄鸭现身武汉汉南碧桂园,其所用材料与原版大黄鸭几乎一模一样。

同日,天津一只6米高的橡皮“大黄鸭”亮相富力津门湖。据悉,此次展出的“黄小鸭”高6米,仅在尺寸上有所缩减,其制作材料与维港展出的大黄鸭基本相仿。

据悉,武汉是霍夫曼大黄鸭全球巡游的第15站,中国内地的首站。6月1日,武汉汉南区楼盘碧桂园·凰城开盘,“请”来了一只高6米的“大黄鸭”。记者在现场看到,该大黄鸭浮在该楼盘内的桂子湖面上,鸭子通体金黄,两只大眼睛圆溜溜,鸭嘴为红色,看上去非常“卡通”,足有两层楼高,但展示“大黄鸭”的商家对自己宣传的“正版大黄鸭”的版权问题避而不谈,并拒绝提供相关授权证明书。

6月2日上午,河南郑州棉纺西路某商场门前,一只有3层楼高的大黄鸭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6月2日,一只与香港维港的“大黄鸭”神似的克隆大黄鸭出现在深圳南山区工业八路宝能太古城北区外广场上。据这只克隆大黄鸭的主人陈先生讲,这只克隆大黄鸭之前因为没有场地安置,被暂时放在楼顶上,后来他们联系了附近的商场,趁“六一”节将这只鸭子放在了该商场前的广场上。

6月25日,一只身高7米、宽3米、长5.5米的“大黄鸭”亮相山西运城,憨态可掬的形象吸引了众多市民前来拍照或合影。

7月6日,一只高达12米的塑料充气“大黄鸭”亮相吉林通化市某商场门前。在该“大黄鸭”的两侧还有两只2米多高的“鸭宝宝”,鸭子组合又萌又可爱,吸引了不少市民驻足观看并争相与其合影。该活动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公司已入驻通化市5周年,为搞庆祝举办了“千人笑脸征集活动”,特意从外地运来这3只“黄鸭”,并称与著名“大黄鸭”没什么关系。

7月11日,一只高约3米的塑料充气“大黄鸭”亮相乌鲁木齐人民电影院附近一商家门前,其憨态可掬的样子吸引了不少市民驻足观看并争相与其合影。据“大黄鸭”的主人田军介绍,这只黄鸭诞生于浙江,与著名的大黄鸭并无关系,只为配合暑期推广的一项活动,为消费营造娱乐氛围,过往市民可与该“大黄鸭”免费合照。 

8月14日,一只“大黄鸭”矗立在黑龙江牡丹江市牡丹江大桥东侧的岸边,吸引了许多市民围观拍照。据该“大黄鸭”制作厂家工作人员介绍,这只“大黄鸭”高22米、长约25米、宽19米,总重量达到1.3吨,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一只,该“大黄鸭”通体采用PVC夹网布,具有很好的阻燃性,而要将该“大黄鸭”一次充满气,需要两台鼓风机连续工作2至3个小时才能完成。

据了解,除了上述亮相的“大黄鸭”外,最近在杭州、佛山、芜湖、无锡等城市都有类似的“大黄鸭”出现,且多为房地产开发商所为。于是记者联系到广州一家专做充气模型的公司,该公司销售人员称,由于香港大黄鸭最近比较火,因此全国各地要求仿制香港维多利亚港口大黄鸭的比较多,其中以房地产开发商居多。一般一只3米高的需要不停充气的大黄鸭模型只要几千元,若是6米高就要上万元了。

面对中国山寨“大黄鸭”的频频出现,霍夫曼失望地对媒体表示:“这显示了对于信任的缺失。”霍夫曼称,目前世界上正版“大黄鸭”只有10只,全都是经他授权制作,且由他最终决定其去向,言外之意便是国内已出现的所有山寨“大黄鸭”都属侵权之作。

正版“大黄鸭”版权遭到质疑

针对霍夫曼的“大黄鸭”火起来后,全国各地陆续出现了山寨版“大黄鸭”的现象,网上有观点认为山寨者是抄袭“大黄鸭”的创作者霍夫曼,也有人提出大黄鸭与洗浴黄鸭玩具造型相同,只是体积放大了,质问这样的版权能归霍夫曼所有吗?更有人指出,“大黄鸭”本来就是个山寨货,究竟有没有版权值得质疑。

对此,浙江裕阳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称,“大黄鸭”是由荷兰艺术家霍夫曼以经典浴盆黄鸭仔为造型而创作的巨型橡皮鸭艺术品,其造型独特可爱,具有独创性,自其诞生之日起即产生著作权,任何人未经作者霍夫曼授权都不得擅自实施该著作权(版权)。力挺“大黄鸭”派中还有著名艺术家徐勇,他认为“放大”就是“大黄鸭”的创意,“外形的相似性并不构成侵权的证据。”国内一些媒体在对山寨大黄鸭现象进行报道的同时,也认为它们不具创新意识和版权要素。对此有媒体评论称,铺天盖地的大黄鸭跟风热,首先就有抄袭侵权之嫌。或许,一些山寨鸭的所有者会说,自家的鸭造型和细节与霍夫曼版并不完全一致。但从创意本身来说,山寨大黄鸭显然是霍夫曼版的翻版,这也是一种仿冒侵权行为。

当然,不同的观点也很鲜明。7月中旬,青年艺术家幸鑫在其博客上发表了对“大黄鸭”的质疑,认为霍夫曼将一个现成品原版黄鸭子经过放大变成“大黄鸭”,再对“大黄鸭”开发出衍生品而流入市场,这种行为已构成侵权。他提出疑问:“这是以艺术的名义侵占他人知识产权,还是暗中与商业的合谋?”8月上旬,幸鑫等在湖南长沙一次艺术沙龙上探讨“大黄鸭”的版权问题,认为霍夫曼创作的“大黄鸭”是从2007年开始世界巡回的,而在这几十年前,作为洗浴用品的小黄鸭已经诞生了,从外形上来说,“大黄鸭”不过是“小黄鸭”的巨型版而已。幸鑫认为,从玩具小黄鸭到巡游世界的“大黄鸭”,如果是一次艺术创作的话,从大黄鸭再到玩具厂生产霍夫曼签名的小黄鸭出售,是否就出现了同一商品的两个版权拥有者?在他看来,大黄鸭不过是将平日常见的玩具放大化而已,艺术家通过对现成品进行艺术加工,本身无可厚非,却不能因此就获得了衍生品的版权。幸鑫称:“如果这样也可以,那么一切‘山寨’行为都将拥有合法的外衣。”辛鑫的这番质疑得到不少艺术界人士的力挺。有人进一步批评说,霍夫曼的“大黄鸭”抄袭痕迹过重,这种“把现成品直接拿来创作”的行为,“是以艺术之名行侵占他人知识产权之实”。艺术批评家陈默也认为,霍夫曼的艺术创意只是对原物件的体积进行放大,不仅做法早已不新鲜,而且非常容易被模仿,很难受版权保护。

还有观点介于上述看法之间。深圳市创意设计知识产权促进会会长冯家敏说:“放大是创新吗?肯定不是,不是创新就没有版权。但是‘大黄鸭’似乎有行为艺术的成分,放大的行为在艺术界普遍认为属创新,是否有版权法律无明确规定,我认为行为艺术作品仅对其具创新部分拥有版权。‘大黄鸭’只有展示权等,而不应有其他权利。”798蜂巢当代艺术中心馆长夏季风则表示,当代艺术中动用现成品进行创作很正常,关键在于生成的作品是否有独特的理念,作者将它扩放到很大,并且放置于公共水域,这里面有着观念和行为的理念。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律师曹玉芳认为,无论是国内各地出现的山寨版“大黄鸭”,还是北京街头现在贩卖的“小黄鸭”,只要拿来与霍夫曼的“大黄鸭”进行对比,如果是对“大黄鸭”的单纯复制,才可能构成侵权,否则侵权一说将无从谈起。“要准确定义侵权,首先得弄明白原创作品都有何种独特创新之处,然后才是后面出现的大小黄鸭是否侵犯了这些创新性,因此并不能一概而论。”

对此霍夫曼日前表示,自己对中国出现的抄袭行为绝不会容忍,“我会跟踪事态的发展,并考虑如何采取行动,不排除诉诸于法律。”    

业内人士尖锐地指出,国内出现的山寨大黄鸭热,更反映出了我们的一些设计者和制造商的浮躁心态。

相关热词搜索:小黄鸭 大黄鸭 版权

分享到:
收藏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河南省文化创意产业专业网站 河南省创意产业协会主管监制

创意中原网 版权所有 豫ICP备11017044号

郑公备:41010529000354 技术支持:贝斯特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