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产业园-工业文明看待后工业成忽悠行业

2012-08-08 11:10:22   来源:    点击:

佛山创意产业园内有很多创意作品。卢奕诚 摄  傍晚六点之后,位于季华四路的佛山创意产业园喧哗起来。从季华四路正门进入,一栋两层楼高...

 

佛山创意产业园内有很多创意作品。卢奕诚 摄
佛山创意产业园内有很多创意作品。卢奕诚 摄

  傍晚六点之后,位于季华四路的佛山创意产业园喧哗起来。从季华四路正门进入,一栋两层楼高的西餐厅映入眼帘,沿着西餐厅向右而行,泰国餐厅、茶馆、火锅店依次排列。园区内企业与城市里的市民争相而来,让这些餐厅生意异常火爆。在园区西北角,波兰餐厅已经正式营业。欧式街景的装修风格让这家餐厅与众不同,每晚都有两三桌外籍人士在此聚餐。餐厅经理说,佛山一些政府部门进行外事接待时,也常常选择这家波兰餐厅。餐馆与餐馆之间,夹杂着酒吧、影院、KTV等娱乐场所。

  “这哪里是创意产业园,我看应该改名叫"餐饮产业园"。”李凡(化名)嘀咕着。这一天,李凡与朋友相约来这里聚餐,饭后直落在园区内的KTV聚会。李凡的抱怨,恰恰是佛山创意产业园成立五年来巨大争议伴随的真实写照:短短5年间,佛山创意产业园迎来了各地1000多批次党政领导、经贸、学术参观团,成为佛山近年来最为耀眼的“城市名片”。与此同时,“忽悠”、“吃喝玩乐一条龙”等争议声亦从未平息。

  争论背后,是在制造业上长袖善舞的佛山走向制造与“创意”兼具时的探索,更是佛山如何吸引创意人才、形成创意氛围的思考。北京创意产业主打的是版权产业,重点是与会展、广告、旅游以及体育相关的创意产业。那么在佛山,创意产业如何打造?又如何与遍地皆是的制造业相连相通?

  开出诱人条件却未打动老友

  “老友归老友,生意是生意。”舒晓东还记得,那时候,为吸引色非鞋业落户,邱代伦开出了极其优惠的条件,“完全弄不明白创意产业园有什么价值,所以还是选择不入驻园区。”

  “你理解我的意思没有?”这是佛山创意产业园董事长邱代伦的口头禅,他仿佛总怕自己的思维太快导致旁人无法跟上。然而,在现实当中,不理解他的人不在少数。

  2007年,邱代伦进军创意产业,用18天时间完成了佛山创意产业园从筹建到挂牌的过程,创建了佛山第一个创意产业园。凤凰卫视知名主持人陈鲁豫应邀为佛山首个创意产业园挂牌担任主持。这也是她首次来佛山主持活动,在当时吸引了不少人士眼球,也让佛山创意产业园从出生便被贴上了善于“炒作”的标签。

  2007年,佛山产业转型升级大幕开启,以陶瓷、家电、铝型材、不锈钢、纺织为主的佛山众多制造行业企业一边加快在佛山的升级、提高产品附加值,一边加快在全国的生产布局。在环保的压力和制造业利润微薄的现实面前,创意产业成了佛山迫切发展的目标。

  那一时期,创意产业园在佛山顺德、南海快速落地。其中尤以顺德的广东工业设计城和南海39°空间艺术创意社区最具代表性。

  对创意产业心存疑虑的人同样不少。舒晓东的色非(香港)鞋业有限公司是第一批签约入驻园区的企业。舒晓东与邱代伦相识20余年,在签订意向协议之后,色非鞋业并没有如其他企业般入驻创意产业园。

  “老友归老友,生意是生意。”舒晓东还记得,那时候,为吸引色非鞋业落户,邱代伦开出了极其优惠的条件,“完全弄不明白创意产业园有什么价值,所以还是选择不入驻园区。”舒晓东为人严谨细致,即使是认识数十年的老友也不讲情面。

  不做有形的产品就是忽悠?

  城市转型、产业升级实质上是工业文明向后工业文明时期转换,佛山正处在这一转折点上。“而在后工业文明时期,人们更注重的是精神产品的生产和消费,用工业文明的眼光来看后工业文明,后工业文明就是忽悠。”在邱代伦看来,他做的是无形的产品园区运营服务。

  与南海、顺德的创意产业园不同,佛山创意产业园在佛山掀起巨大争议。“我是"半夜鸡叫"引人烦。”邱代伦认为,作为佛山最早的创意产业园,其为佛山带来了一种新鲜理念,即他多次鼓与呼的:工业文明与后工业文明最大的差别就是工业文明是经营有形资产,后工业文明是经营无形资产。

  2009年12月,一场主题为“忽悠也是生产力”的观念装置艺术展,将邱代伦与他的创意产业园推上了争议的顶峰。这场展览以“三旧改造”为基本素材,联合艺术家舒勇,用当代艺术的表现形式创作完成的观念装置艺术展。

  “后工业文明就是忽悠。”在邱代伦看来,城市转型、产业升级实质上是工业文明向后工业文明时期转换,佛山正处在这一转折点上。“而在后工业文明时期,人们更注重的是精神产品的生产和消费,用工业文明的眼光来看后工业文明,后工业文明就是忽悠。”

  邱代伦的“忽悠论”,得到了时任广东省省长黄华华的赞扬。在一次分组讨论会议上,黄华华对邱代伦说:“我说你能忽悠,其实有褒义在里面,不是说你油嘴滑舌的意思,能说和会干,都要具备”。

  外界对于邱代伦“能说”印象深刻,“会干”则依然存疑。与佛山创意产业园一样,广东工业设计城也是近年来佛山接待各地党政领导考察的“专业户”。来自法国、德国、中国香港等世界各地的60多家公司进驻园中,设计师已经超过700多人。与佛山创意产业园不一样,广东工业设计城在佛山口碑却非常不错。

  模式之争

  邱代伦坚持认为,自己找到了一条在国内二、三线城市做创意产业园的路径。“我们是产业创意化的园区,而不是创意产业的园区。在佛山,应先建创意的产业园再建创意产业的园。创意的产业园的核心内容是:建产业链,卖产业链。”

  五年来,对于佛山创意产业的“餐饮产业园”等争议声甚嚣尘上。缓和一点的观点也有:“只能说餐饮在产业园中确实发展得不错,不少人都是冲着吃饭娱乐去产业园的。”有业界人士猜测,产业园之所以同意让这么多餐饮娱乐入驻,有可能是因为招商不足,所以放宽了企业入驻的行业限制。

  争论的背后,实质上是关于佛山如何发展创意产业,以及创意产业园发展模式。

  邱代伦坚持认为,自己找到了一条在国内二线城市做创意产业园的路径。“我们是产业创意化的园区,而不是创意产业的园区。”他认为,与北京、上海等地的创意产业园在园区景观、艺术氛围上独树一帜所不同,佛山创意产业园结合佛山的特点,为佛山庞大的制造业产业的创意化提供了最佳的平台。“建产业链、卖产业链。建现代服务业的产业链,一是为传统制造业服务,二是为白领人才服务。这是我们找到的创意产业园路径。”

  “园区已经集聚500多家中小企业和陶艺、古玩商铺500多家。”邱代伦说,这些企业,都是围绕着如何为佛山产业实现创意化而服务的。

  “创意产业园是一条河,河里面不可能只有一种鱼吧?创意企业和餐饮就是不同种类的鱼。再说,我还觉得吃饭和坐着聊天的地方远远不够呢。”魏昕欣一口标准北京普通话,很容易让人恍惚觉得不是在佛山,“难道这不是一种创意吗,谁说产业园就不能吃喝玩乐了?”

  魏昕欣是李维卡服装设计有限公司的技术设计总监。被人戏称“西红柿炒蛋”的2000年悉尼奥运会中国国家队队服就出自李维卡的设计。李维卡是最早入驻佛山创意产业园的企业之一。魏昕欣说,进驻园区的五年间,他得到的既有鼓励又有压力。能和园区内的创意工作者聚集在一起,分享碰撞从而产生思想的火花,“一群有意思的人在有意思的地方干着有意思的事儿”。

  在创意产业园主楼扎根的创意设计公司谱诺的创始人曾经是李维卡的员工。在设计公司,员工积累到一定地步,独立开一家同类型的公司成为竞争对手的事情时有发生。成熟的设计师有想法的话,李维卡和设计师合伙出资开公司。李维卡发展至今,已经像细胞一样,分裂出了三家设计公司。“这里留得住人,适合创业。”李维卡总经理陈光焰说,园区已经形成了佛山发展创意产业和创业的最好氛围之一了。

  北上广的下一站?

  曾提出“波西米亚指数”的理查德·佛罗里达博士提出,在创意社会中,问题不在于公司是否聚集,而是为什么聚集。公司只有聚集才能从那些具有创意、能够促进经济增长的人才中挑选自己需要的人才。这对于意在创意产业上有所作为的佛山而言,值得思量。

  2011年,舒晓东在第一次签约4年后,终于决定入驻佛山创意产业园,甚至将公司总部从深圳迁入。“看到了这里的氛围,有创意,适合创业。”他说,经过多年观察,这是一笔合适的买卖。

  在五年的争议声中,佛山创意产业园集聚了500多家企业和500多家文化商店,500多家企业均为生产性服务业、文化产业、现代生活配套服务业;集聚了一万多名白领人才在这里办公,是佛山目前最大的白领人才集聚地,这里的人才来自全国各地。每年举办几百场的文化活动,这里已经成了佛山的文化活动特区。“为逃离北上广的创业者和创意者打造一个安身的地方是我的梦想。”邱代伦说,“每天我们都在统计停车场中的广州,深圳及港澳的车辆,以及来园区消费的外国人”。

  石松便是其中的代表。他在佛山创意产业园内经营一家服饰公司。与传统服饰公司不同,石松的西伍服饰公司没有一条生产线。“公司最主要是做设计与电子商务销售两个环节。”石松说,西伍服装设计公司拥有自主品牌AMII,完全自主设计,100%网络销售,120名员工中,有15%的设计师,并且刚被评为广东省电子商务示范企业,同样的殊荣在佛山也只有4家公司获得。而在2009年入驻产业园时,西伍仅有5名员工,销售额20万元,如今西伍的年销售额已增长到了2000多万元。

  最初在选择办公地址时,西伍的总经理石松首先考虑的是广州创意园,但是昂贵租金让他却步。最后他选择佛山创意产业园,他说,不仅仅是因为这里的租金仅为前者的六分之一,更是因为这里优美的环境、良好的服务和丰富的行业整合资源。西伍的产品全部委外加工,有四十多家佛山的中小企业为它生产服装、鞋包和饰品。“我们应该可以算是创意产业企业吧!”石松笑了笑。

  在佛山产业转型升级浪潮中,创意园内企业为传统行业提供的服务也越来越多。出口受阻,广东一批服装企业开始做自主品牌扩展国内市场,对于设计和品牌产生了巨大需求。“我们现在就在为广东、浙江、江西等地的服装企业做设计和时尚品牌。”陈光焰说,公司的设计骨干都是来自北上广。

  “园区就像是一个协会,不论是政府、媒体资源,还是大到融资、小到找朋友,都能为你提供服务。”来自安徽的佛山领航人力资源服务公司总经理汪国洋喜欢下班后在园区内散步,他说,“这里都是我的活动范围,有归属感。”“我们也在做创意,是全国第一家把招聘会从现实中搬到网上的人力资源公司。”

  曾提出“波西米亚指数”的理查德·佛罗里达博士在《创意阶层的崛起》一书中提出,在创意社会中,问题不在于公司是否聚集,而是为什么聚集。公司只有聚集才能从那些具有创意、能够促进经济增长的人才中挑选自己需要的人才。这对于意在创意产业上有所作为的佛山而言,值得思量。

  在邱代伦看来,目前园区内企业聚集效应已经形成,下一步的关键是做好几个链条,让产业链成熟完善起来。“我们也在"腾笼换鸟",目的是能够在园区打造婚庆产业链、培训产业链、设计产业链。”邱代伦说,创意园的产业链已经是99度了,就差临门一脚了。“外行看热闹是看视觉,内行看门道是看产业链、看商业模式。我们的信心就来自于我们已经找到商业模式了,而产业链正在形成当中。”

  在佛山,陶瓷、家电、家具等行业的产业链均是经历了二三十年以上的锤炼而形成。“我们创意园已经发展了五年,再给我一年,我不会让佛山失望,再给我五年,我会给佛山一个精彩,因为至少要十年才能形成一个产业链。”对于佛山创意产业的未来,邱代伦充满信心。

  记者手记

  佛山创意宝藏

  如何激活?

  源泉奔流耀中承,创意产业是城市、产业转型升级到一定阶段的必然要求,传承与创新同样重要。

  众所周知,北京的创意产业依托于政治中心和经济中心地位而蓬勃发展,佛山的创意产业除了与制造业紧密结合外,又该如何传承岭南传统文化?

  在佛山从工业社会向后工业社会转型的今天,用创意提升制造业发展水平逐步成为共识。然后,与国内一线城市相比,佛山对创意人才、创意资源集聚能力尚有差距。于是,激活本土创意资源,成为佛山创意产业发展的一大课题。

  从景德镇陶瓷学院毕业后,青年陶艺家杨英才来到石湾已经二十年之久。在他看来,佛山作为世界建筑卫生陶瓷洁具的重要产区之一,建材陶瓷的影响力之下,石湾陶艺设计要突破传统陶艺大多局限在案头公仔的小圈子。二十年间他一边在佛山潜心学习传统陶艺,另一边尝试将艺术设计应用于产业、服务于产业。

  “比如我们看到的祖庙博物馆珍藏的石湾瓦脊,当时的石湾陶艺已经作为建筑的一部分了。”生于北方的他,在南北文化比较中对岭南文化的独特魅力有着自己的见解,而岭南建筑与艺术的融合也成为他致力于建筑陶瓷设计艺术的初衷。

  在佛山创意产业园的佛山哗家火锅餐厅,室内装修从天花板到地砖全方位应用了杨英才设计的手工砖。

  另一方面,他的“杨英才陶瓷设计工作室”又与佛山陶瓷品牌企业如蒙娜丽莎、金意陶等合作,尝试提升量产建筑陶瓷的艺术设计水准。

  “这两个方向其实都希望能够实现现代家居摆设的现代文化演绎。”在杨英才看来,将艺术设计结合现代家居理念应用于建筑陶瓷中,其实应该是一种回归。“是一种将艺术设计从案头再还给建筑的回归。如果佛山能够将二者融会贯通,这才构成佛山陶瓷艺术的一个完整的圆。”

  事实上,在与大品牌企业的合作中,杨英才和同行们探究的是建筑陶瓷艺术设计应用于建筑空间的无限可能性,建筑陶瓷艺术搭配环境空间的未来可能性。在他看来,设计这样一个国际化的时尚名词,落实到佛山这样的主要建陶产区,设计应该是建筑陶瓷产业不能缺少的概念,而依托佛山传统的本土艺术与建筑陶瓷比翼齐飞更能体现国际化的内涵。

  撰文 龚晶 郑雯

相关热词搜索:创意 产业园 工业

分享到:
收藏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河南省文化创意产业专业网站 河南省创意产业协会主管监制

创意中原网 版权所有 豫ICP备11017044号

郑公备:41010529000354 技术支持:贝斯特网络